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-印度伟哥|微商营销系统的

点击进入商城,客服微信:thd985

点击进入商城

我们看《水浒传》,尤其是看到武大郎被潘金莲毒死这段剧情,总感觉特别惋惜。

一方面为武大郎的智商着急,另一方面也为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决定疑惑。按理说,武大郎跟潘金莲虽有夫妻之名,但武大郎应该也清楚,这个女人自己是降不住的。

既然如此,西门庆为什么不选择给武大郎一笔钱,让他休了潘金莲,这样一来,你好我好大家好了呢?

明明几个人都有更好的选择,为什么结局却走向了双输呢?

杨角风谈水浒第27期: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

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

一、

我们先谈一下,武大郎究竟因何而死?

当然,武大郎之死离不开西门庆、王婆、潘金莲这三个人的狼狈为奸,但换种角度思考。之所以那三个人选择了给武大郎下毒,跟武大郎自身言行举止的不当离不开干系。

当初武松离开阳谷县去公干的时候,因为之前有潘金莲勾搭他这么一档子事,所以还特意嘱咐过兄长,让他晚出早归:

“如若有人欺负你,不要和他争执,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。”

因为武松清楚,自己的这个大哥比较懦弱,受体型影响,战斗力也差,一旦跟人起了冲突,肯定会吃亏。

这也是《水浒传》之所以能成为名著的原因所在,因为它描写的人物太贴切现实了,即使是武大郎这样的人,脑袋上冒绿光,也是不能忍受的。

但自古以来,这种事情不是啥光彩的事,若是自己亲自捉到的现场,倒也不至于气急败坏,毕竟就几个当事人知道。关键是西门庆跟潘金莲这档子事,几乎整个阳谷县都知道了,唯独武大郎不知道。

这事儿摊到哪个男人头上,都会怒气冲天,俗话说“泥人还有三分土性”呢。若是自己发现的,还好一点,最怕是身边的人先发现,还当着面直戳脸,那种羞辱和愤怒感是倍增的。

所以,武大郎才会跟郓哥撕扯,郓哥才会火上浇油继续激他:

“我笑你只会扯我,却不咬下他左边的来!”

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

二、

即使郓哥这么激武大郎,武大郎还是保持理智的,当天并没有马上去王婆茶馆,当晚也没有跟潘金莲摊牌。

所以,武大郎去王婆茶馆捉,并非是一时冲动,也并非是不听从武松的叮嘱,而是思考良久后作出的决定。

一方面,他觉得最近这段时间潘金莲在转变,肯定做了亏心事,说到底她是怕自己的。正好趁此机会坐实她的把柄,以后就可以翻身做主人了,原著中有记载:

“原来这妇人往常时只是骂武大,百般的欺负他;近日来也自知无礼,只得窝伴他些个。”

另一方面则是有人壮胆了,这种事就怕怂恿,尤其是好哥们儿怂恿,而且俩人还商量了计策:

“我便一头顶住那婆子,你便只顾奔入房里去,叫起屈来。”

之所以用了“叫屈”这个词,其实就是武大郎一进去是作为受害者来的,是弱者。你西门庆是武功了得,我是打不过你,但是我是来叫屈的,不是来捉你的,你不能打弱者吧?

正常情况下,武大郎冲进去,潘金莲和西门庆应该是慌作一团,武大郎再一哭二闹三上吊,弄得满城人都听到。毕竟老百姓就喜欢看热闹,只要围观群众聚集过来,这件事就成了。

毕竟武大郎站在了道德制高点,还有身为弟弟的武都头做后盾,并且潘金莲和西门庆还被自己抓了个正着,还有围观群众支持,怎么想,怎么都是赢!

可惜,他忽略了自己的老婆,也就是潘金莲的狠!

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

三、

事实上一切都照着武大郎的推演进行的,郓哥拦着了王婆,武大郎冲到了犯罪现场:

“只见武大裸起衣裳,大踏步直抢入茶坊里来……这西门庆便钻入床底下躲去。”

西门庆自知理亏,都躲到床底下去了,这件事眼看就要成了,结果潘金莲一句话扭转了全局:

“闲常时只如鸟嘴卖弄杀好拳棒,急上场时便没些用!”

这才有了后来武大郎被踢中胸口,重伤倒地的结果……

回家躺在病床上的武大郎也是想不通,我这策划万无一失啊,怎么就败了呢?

所以,后面他对潘金莲的提醒加警告也是正常的反应,毕竟把他扔床上五六天不怎么管,潘金莲照常跟西门庆约会,换谁谁也会急啊:

你们的事我已经知道了,你要是伺候好我,我就不告诉我弟弟,否则……

“又见他浓妆艳抹了出去,归来时便面颜红色,武大几遍气得发昏,又没人来睬着。”

因为按照正常人的思维,也是会这样做,就算是狠毒的王婆,在听到潘金莲的陈述之后,最开始也是这样说的:

“若是短做夫妻,你们只就今日便分散,等武大将息好了起来,与他陪了话, 武二归来,都没言语。”

是啊,只要武大郎咬死不承认自己老婆偷情,武松再义愤填膺,也不能硬把“破鞋”的帽子往嫂子头上戴吧?

但武大郎情商堪忧,他给潘金莲的印象是,要想不告诉武二,是有前提条件的:

“早早伏侍我好了,他归来时,我都不提。”

好好服侍我,和把我服侍好了,顺序错了,意义也就大不相同了……

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

四、

因为武大郎要求把自己扶持到没事儿人一样,让武松看不出来受伤的事,这才能不告诉武松,这在潘金莲等人看来,条件太苛刻,根本实现不了。

后来王婆、西门庆、潘金莲定下了毒杀武大郎的计谋,去买毒药的时候,武大郎还在强调这一点:

“你救得我活,无事了,一笔都勾,并不记怀,武二家来,亦不提起。”

仍然是要求把自己救活,不然就告诉武二,就这样,武大郎死了……

那么,我们回到题目,武大郎就没想过从西门庆那里讨要一笔钱,休了潘金莲,拿着钱再娶个普通的女子过日子不好吗?

或者,西门庆,为什么不主动找到武大郎,提出给他一笔钱,让他休了潘金莲。这样,武大郎不会死,武松回来顶多以故意伤害罪关了西门庆,也不至于害出人命?

明明有更好的解决办法,为什么非要走向最差的结局呢?

我们下面来一一分析:

先说武大郎,武大郎这个人啊,其实是比较爱慕虚荣的,我们老祖宗曾经说过一句老话,叫:

“竹篱茅舍风光好,道院僧堂终不如。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

武大郎也清楚,潘金莲之所以嫁给自己,完全是因为清河县的大户,故意恶心潘金莲的。本来大家是看笑话的,可惜武大郎当成了宝,在清河县的时候就知道降不住潘金莲了,因此还跑到阳谷县来。

他在阳谷县碰到武松之后,甚至天真地以为,有武松这个靠山在,潘金莲不敢怎么样,实际上大错特错了!

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

五、

武大郎可以说是卑微到骨子里了,当然,如今社会,也有这样的人存在,哪怕孩子不是自己的,也舔!

故,在武大郎不知道自己老婆跟西门庆搞到一起的前提下,他不可能会去讨钱休老婆的,毕竟有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,在他看来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。

等到他知道潘金莲跟西门庆搞到一起的时候,是郓哥跟他说的,难道他一听说此事,不先去坐实,而是:

“走,咱俩去向西门庆讨钱去,把老婆卖给他!”

那武大郎的面子往哪搁,以后还怎么一块愉快地卖炊饼,卖脆梨啊?

即使武大郎冲进了西门庆和潘金莲鬼混现场,难道一进去就跪下来求西门庆:

“西门大官人,你买了潘金莲吧,我这就写休书!”

其实根本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,当时潘金莲是顶着门的,武大郎一进来还没等开口呢,就被从床底下爬出来的西门庆一脚踢飞了。

等到武大郎重伤卧床时,他就算想休妻,也没有这个途径了,也无法把意愿传到西门庆耳朵里。

临沂微商代理而且,由于他对潘金莲说了狠话,也基本堵上了跟西门庆谈判的可能性:

“这妇人听了这话,也不回言,却踅过来,一五一十,都对王婆和西门庆说了。那西门庆听了这话,却似提在冰窟子里……”

其实,时间推到这里的时候,西门庆就算是给武大郎钱,武大郎也不会妥协,他还会想当然地认为他们这是怕自己了,从而坚持自己翻身当主人的梦想。

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

六、

微商应该怎么招代理那么西门庆有没有可能一开始,就给武大郎一笔钱,让他休妻呢?

要知道,后来西门庆为了除掉武大郎,先是给了王婆一大笔钱,又得承担武大郎的丧葬费,甚至还得贿赂何九叔以及打点衙门。

不仅多花了钱,还担上了人命官司,本可以拿钱解决的问题,最终却用命来还的,他这是为何呢?

其实从一开始,西门庆压根就没想过娶潘金莲,毕竟娶妻太贵了,本来花点小钱就能得到的女子,何必花那么一大笔彩礼呢?

所以,当时王婆给他定的计策,也不是娶潘金莲的计策,不然以王婆的本领,说服武大郎休妻,也并非难事:

“若是大官人肯使钱时,老身有一条计,便教大官人和这雌儿会一面。”

微商代理策划

后来确实成功了,西门庆也只是在王婆身上花了点小钱而已,这么划算的买卖,西门庆又不傻,显然,偷才刺激嘛。

等到东窗事发,且一时冲动踢伤了武大郎后,即使他再想掏钱解决问题,其实已经晚了,况且到此为止,西门庆仍然没有想过要娶潘金莲。

首先,他跟潘金莲这样搞,犯法了,于情于法都不容;其次,他还打伤了武大郎,且是重伤,虽然无人去告发,但故意伤人罪他是摊上了;最后,两条罪行暴露,只需要武松回来便可将其捉拿归案。

这两件事,并非是逼着武大郎休妻并娶潘金莲,就能解决的,所以西门庆也非常怕武松回来:

“如今这等说时,正是怎地好?却是苦也!”

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

七、

随后便是王婆制定了杀人灭口的主意,记住王婆这句话:

“暗地里来往一年半载,等待夫孝满日,大官人娶了家去,这个不是长远夫妻,偕老同欢?”

西门庆跟潘金莲做长久夫妻,并非是西门庆提出来的,而是王婆提出毒杀武大郎之后的附带好处罢了。她这样说,也是为了安慰潘金莲的心,毕竟死了亲夫,又没啥好处的事,谁干?

只是,潘金莲还没守孝结束,西门庆还没来得及娶她,就被武松给挨个砍了而已。

当然,武大郎的悲剧之所以会发生,跟两个中间人离不开干系:

一个是郓哥,一个是王婆!

郓哥发现西门庆跟潘金莲鬼混之后,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要发财了,这才寻到王婆那里,希望能借此事讹西门庆点钱,结果被王婆打跑了。

无奈之下,他才又想到武大郎,并从武大郎这里讹了吨酒席,讹了点钱财:

“炊饼不济事,你只做个小主人,请我吃三杯,我便说与你。”

末了,武大郎还给了他一点钱:

“既是如此,却是亏了兄弟!我有数贯钱,与你把去籴米。”

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

事后,他却跑了,若不是武松找上门来,郓哥真不会主动交代西门庆和潘金莲的恶行,而且西门庆打点了那么多人,偏偏没有打点他。

再有就是王婆了,若真把西门庆跟潘金莲说成了夫妻,那她只能赚媒婆的钱。等于是武大郎多赚钱,西门庆少花钱,自己成了摆设,这不符合她的利益。

所以,她要想利益最大化,就得铤而走险了,充当中介:

“官人便去取些砒霜来,我自教娘子下手。事了时,却要重重谢我。”

从一开始,王婆就是步步拿钱,最后也不放过武大郎,榨干了最后一滴血。最后若不是何九叔老婆那里坏了事,藏了两块武大郎的骨头,只用做防身用,若武松没找上门,估计也不会拿出来。

这样一来的话,整个事件,唯一的受益者,反而是王婆。

这才是王婆一步步设计让西门庆和潘金莲往火坑里跳的原因,敢情分析来,分析去,罪魁祸首,原来是王婆。

明明不用走极端,给武大一笔钱或许可娶潘金莲,西门庆为啥不干?

难怪最后她被官府剐了呢!

我叫杨角风,换种视角看水浒,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乐趣,精彩还在继续,欢迎关注!

印度伟哥货源,增大增粗,延时助勃,添加 微信:thd985  备注:伟哥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hengerr@sina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tyxlt.com/16177.html